急救热线:120、(076981368333   咨询总机076981368666  预约热线076981368222  体检热线076981368070
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护理园地
就医指南
优质护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护理园地 > 优质护理
国际护士节专题“ICU护士:轮30年才能休次春假
作者: 发布于:9/7/2015 10:39:32 AM 点击量:

ICU护士:轮30年才能休次春假

记者肖佩佩

【FACE】

姓名:周菊

年龄:38岁

籍贯:湖北荆门

标签 :市三院ICU护士长,坚守在ICU护理一线9年;应对高强度工作,鼓励团队重视自身锻炼。

 

南都讯 最近,在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向全院护士发放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ICU (重症监护室)成为了护士心中最辛苦、风险最高和最不想去的科室。但是,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ICU护士长周菊带着她的团队常年坚守IC U一线。为此,周菊下班后经常去跑步,她说:“身体锻炼好了,才能应对高强度的工作。”

“没有强健的身体,很难应付这里的工作”

在周菊看来,IC U面临的大都是危重患者,技术难度大、心理压力大,需要护士掌握全面的护理技能,相比其他科室要求更高,“IC U的护士多是高学历。”周菊说,“我们科室有36名护士,除了6名中专生外,其他都是大学本科学历。”

不仅如此,这里还需要新生力量。“我们科室护士平均年龄是27.9岁,这是ICU的工作性质决定的。”周菊说,加班是ICU护士的家常便饭,每天工作十小时是常态,“到了晚上,整个ICU三个区常常都是灯火通明,因为一晚上抢救几个病人稀松平常,太忙碌,护士工作都是靠跑的。”

早上换班的时候,有些年轻的护士甚至会因为支撑不住昏倒。“主要是一晚上高度紧张,突然放松下来,加上低血糖,就容易晕,及时补点糖水就好了。”所以周菊总是要求科室里的护士多多锻炼,“休息的时候常常跑跑步,没有强健的身体素质,很难应付这里高强度的工作。”

“编蜈蚣辫是ICU护士必备技能”

ICU里没有所谓的“淡季”,“一年到头都忙,而且节假日更忙,重症更多。”梁土勇是茂名人,从毕业到IC U后,三年来他没有一个春节是在家里度过的,“因为每年春节ICU只能有一个人休假,如果按照这样来轮,我们36个护士轮流等30年才能休一个春节长假”。“好在我们这个团队就像是一家人,大家一起工作,也有乐趣。”怀孕8个月的IC U护士叶子云说,“为了照顾我,IC U护理团队就尽量安排我白天上班,重活也不让我干了。”

与很多医院科室不同,IC U的护士很少要去打针补液。梁土勇介绍说:“更多是时刻监测危重病人的呼吸机、生命体征,给病人吸痰,拍背翻身,摆放良性体位,以免长期卧床导致褥疮,甚至出现肺炎、泌尿感染等并发症。”

“保持患者的清洁是护理的基本,每天午间是患者全身擦浴的时间。”梁土勇说,除此之外,给患者泡脚、泡手也是必备功课。不过,患者长期昏迷卧床给ICU护士的护理增加了不少难度和挑战,“每个星期,我们都要给患者洗两次头,还要为女性编两次辫子,而且还得是编两条蜈蚣辫。”周菊解释,患者长期卧床,头发容易凌乱,“蜈蚣辫能将细碎的头发紧紧收住,维持的时间会久一点,所以编蜈蚣辫是所有ICU护士的必备技能。”

“调查问卷也为医院以后的绩效管理提供了参考。”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,从今年开始,医院专门针对ICU护士设立了岗位津贴,待遇提高了10%-15%。考虑到IC U护理的特异性,为了留住更多护理人才,一些医院表示,会在人才引进政策以及待遇上予以倾斜。

【护理故事】

掉进胶水桶,护士用松节油擦了一周

在工作中,一名工人从高空坠落,直接掉进了正下方的胶水桶里。“整个人除了脸外,全身都被胶水包裹了,顿时呼吸困难,意识不清。送进ICU病房的时候,我们手不管碰他哪里都会被黏住,床单也被黏住了。”周菊说,当时她们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“最后,我们找来了医用松节油,慢慢地给他擦拭。”周菊担心,一开始松节油也不敢多用,怕会伤害他的皮肤,“只能是局部小范围慢慢擦洗,几个护士足足用了一周的时间才把他身上的胶水全部擦掉。”这样特殊的病例,成为IC U护理中深深的印记。

(南方都市报)

 

 

 

春节休假,30年才轮一回

羊城晚报讯 7日7时15分,当很多病人还没起床,梁土勇就已经换好护士服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他所在科室的护士长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说,院内每天早上第一个坐电梯的都是重症监护室(ICU)的护士,每个人的平均工作时间接近12个小时。“尽管下周二就是护士节了,但我们还是不能休息,就算春节我们也要坚守岗位。”

  ICU是医院里一个很特殊、也很重要的科室,那里收治了全院所有的危重患者。市第三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周菊说:“ICU的护理工作特点是劳动强度大、技术难度高、心理压力大。医护团队在节假日通常是全科无休假的,越是春节、国庆等公众假日,科室工作压力越大、病人更多。部分护士已经十几年没有在家度过一个春节。我们这里从2004年起,春节期间仅有一人能休假,如果每人轮一遍,要轮30年。”

  周菊向记者描述了自己一天的工作状态,“每天早上7点左右到了医院后,ICU的护士就成了‘保姆’,先要给病人梳头洗脸、修剪指甲,从头到脚擦洗,换床单,很多病人都在昏迷中。每周ICU的护士还要给病人刮胡须、理发、编辫子、泡脚。去年我们这里收治了一名患者,当时他头发、胡子很长,整个人瘦得只有40斤,看上去就像是70岁。到了医院后ICU的护士就开始给他收拾,胡子刮掉,头发剃掉,身上长时间没洗澡积成的泥垢也刮了下来。我们帮他收拾之后,一下子年轻了。第二天,他的邻居过来探望时,竟然没认出来。”

  梁土勇今年28岁,来自茂名,是ICU里为数不多的几名男护士。在他看来,身体上的劳累不是问题,心理上的压力才是最大的“敌人”。“面对ICU危重患者,我们长期亲临生死离别的现场,承受的心理压力比其他行业要高许多。压力大的时候我就会去跳跳舞,参加一些医院的集体活动,通过这些方式来释放内心的压抑。”